位置:黑花生小说 > 微笑卡夫卡的小说
微笑卡夫卡纵饮狂歌
犀渠玉剑良家子,白马金羁侠少年.....
微笑卡夫卡我是刘病已
具知闾里奸邪,吏治得失。朕刘病已受命于天,既寿永昌! 朕即国家!海内皆臣,岁登成熟,道毋饥人,践此万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