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黑花生小说 > 明末开山刀免费在线阅读 > 第一百九十一章:宋统殷

第一百九十一章:宋统殷

    王则之还让人买来了很多猪羊,从这天开始人人都可以放开吃肉,众人喜笑颜开。

    这中间还出了点小插曲。

    那就是王则之叫人去买猪肉回来,结果采买的人说,现在没有猪,只有豕。

    王则之不解,等人把豕带给他看之后,他才知道。

    豕就是猪。

    原来,把猪的名称改了是为了避讳皇室的姓氏。

    古代皇权社会,“避讳”是一种特有的制度,尤其是文人如果在交谈或书写时不注意,可能会被砍头。

    “避讳”这一观念有着极其深远的历史,一说起源于西周时期。

    史书左传桓公六年中记载,“周人以讳事神,名,终将讳之。”

    从“避讳”的种类来看,主要分为“国讳”和“家讳”,其中“国讳”最常被人提起,这篇文章我们重点探讨“国讳”问题。

    “国讳”最主要回避帝王的名字,如果遇到一般采用下面几种情形用同义字或者近义字来替代;用同音字来代替;留空白;删字等等。

    举几个例子,避宋太祖赵匡胤讳,“匡”字少最下面一横;避汉高祖刘邦的讳,“邦”字改为了“国”。

    朱元璋登基之初,朝廷对名讳管控不严,随着各地反叛实力被平定,朝廷才开始对“避讳”管控渐渐加强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“猪”字跟“朱”同音了,怎么办

    必须避开,这是一定的。

    否则说“杀猪了”,完全是要造反的节奏,十个脑袋也不够砍。

    于是,明朝就用“豕”或者“彘”来替代猪。

    明帝,朱厚照。

    他不仅姓朱,还属猪。

    他对别人乱喊猪字和烹宰猪肉的事十分的在意,曾经下令全国范围之内不允许再杀猪,不允许吃猪肉,也不允许提猪字,他实行了全面禁猪令。

    但是这是不可能的,在古代牛都被用来耕地,生活所需的也就是猪肉和羊肉等等,朱厚照这样的做法就跟断人财路一样。

    更何况古时候不管是祭奠先人还是祭拜天地,都要用到猪头摆在文案上。

    最后朱厚照不得不自己撤消了这条命令。

    不过,对于猪的称呼却是流传了下来。

    于是,民间多称猪为豕。

    除了杀猪宰羊外,这天开始,各营军士也是一齐动手,大家一起和面做饺子。

    一大锅一大锅的饺子不断出锅,让众人看了都很满足。

    和肉一样,过年这几天,各营军士人人都可以敞开肚子吃饺子。

    难得啊,多少年了,很多人己经忘记了饺子的味道。

    那小麦磨出第一道粉为精白粉,做出来的饺子劲道十足。

    不过白面珍贵,很是难买,要到归化城里,或者大同府才能买到。

    虽然王则之每天让他们吃饱,不过平日也只是吃些粟、高粱等小米杂粮,有时又吃小麦磨了三道四道后,杂满麸皮的黄馒头与黑馒头,今日总算可以吃个痛快了。

    在各营军士的忙活欢笑中,众人对归属的军营感情也越发深厚。

    王则之的兵马建成,虽不到一年,但很多人己将军营视为自己的家,往后的根。

    腊月三十,军士们的家人开始频繁走动,前往军营驻地找自家的男人。

    对于这一点,王则之早有打算。

    每个兵士分配到哪里都做了详细的记录。

    只要打开册子查一下,立刻就能查到。

    过年,王则之是允许军士们与家人相聚的。

    对于这些家属,能够很快查到自家男人的所在地,一个个都很是高兴。

    这一天,哨探传来消息,于忠已经将叛变的马福一班人马全部绞杀,正在前往杀虎口。

    于是他带着两班擅弓箭的亲卫,骑马前往归化城。

    此时还是漫天的风雪,天地间一片白茫茫。

    王则之骑了一天的马,于戌时,来到了杀虎口驻地。

    他刚到杀虎口,一顶轿子就迎面而来,轿旁跟了十几个护卫,他们人人都佩戴刀剑。

    车桥前呼后拥而来。

    这车轿来到王则之面前,轿夫掀开轿帘。

    “王总兵,想见你一面可不容易呀。”

    王则之一愣,此人年岁在五十左右,衣着华贵,面容清隽,神情威严。

    王则之一时想不起,杀虎口谁会认识自己。

    “大胆,见到巡抚大人还不行礼”轿旁的护卫见王则之不行礼,立刻拔刀怒喝。

    “放肆”王则之的亲卫也不是吃素,他们见状,纷纷弯弓搭箭神色不善的看着他们。

    两方人马顿时剑拔弩张。

    “末将,山西总兵王则之,拜见宋巡抚。”

    能在此时来见他的,除了山西巡先宋统殷,王则之想不出来还会有谁了。

    不过,令王则之吃惊的是,宋统殷竟然能准确的把握到他的行踪,并一眼认出他来。

    宋统殷也有些惊讶,只凭护卫一句话,王则之就认出了他的身份,这很让他惊奇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英雄出少年啊,老夫老了。

    老夫听闻王总兵的麾下,个个骁勇善战都是精兵强将啊,今日一见,果然非同凡响啊。”

    宋统殷一点官架子都没有,他看着王则之抚了抚胡须,很是满意。

    “巡抚大人亲至,末将有失远迎,还请大人恕罪。

    如若大人不嫌弃,还请大人移步右玉城一絮。”

    王则之引着宋统殷前往右玉城歇息。

    右玉城。

    王则之命人将包好的饺子下锅,煮了一锅羊肉饺子,拿来一壶酒。

    他和宋统殷二人坐下饮酒。

    “大人上任之后,一开新政清风,二开监牢,以囚平贼,三兴水利,恢复耕地,此乃治国安邦之良策。

    末将钦佩不已。”

    王则之端起一杯酒,对宋统殷表达着钦佩之情,随后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“我大明开国二百多年,雄师天下。

    而今,战事连连,国家与百姓得不到休养生息的机会。

    老夫为官多年,在此期间,老夫一直想啊想啊。

    用什么计策才能安邦定国啊,这些计策是老夫上任之后,苦思冥想才想出来的。

    倒是王总兵,气度不凡呐。

    王总兵先斩七十四家卖国乡绅,再平闹饷哗变之军士,而今,老夫听闻王总兵在丈量大同府内的土地,不知王总兵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啊”

    宋统殷喝尽杯中酒,吃了一口饺子,示意王则之说说他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末将起家为雁门关游击,驻军方山。

    末将驻军后,开荒垦田兴修水利,种了一些荞麦。

    末将发现,而今的土地,一亩地产粮不过一石数斗。

    百姓一家三口,一月用度为一石米粮,如果要保证百姓一年的吃食,那么百姓手里最少要有十亩土地,这还是不算赋税的前提下。

    如果百姓要交赋税,那么百姓手里的田亩最少要有二十亩,才能够活下去。

    所以,末将打算将大同府内,七十四家乡绅侵占的官田、军田、私田,全部丈量清楚。

    末将会把这些田地发给民户耕种,发下去之后,不许任何乡绅、宗亲、官吏再立庄田,更不允许他们兼并,如此百姓才能够休养生息,安居乐业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的田地产量并不高,一亩地能出产两百多斤算是好的了,如果是在没水的地方,连一百斤都没有。

    如果百姓手里的土地没有个十亩的话,那是真的养不活自己。

    “好,很好。

    真没想到,你一介武将,也能想到这里去。

    若是如此的话,你尽管放手去做,本巡抚定会与你同进退。

    来,老夫敬你一杯。”

    “谢大人。”

    两人碰了一下,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喝完酒,两人同时起筷,吃了一口饺子。

    饺子加酒越喝越有。

    王则之没想到,宋统殷来找他,不是找他麻烦来的,而是来问他丈量土地做什么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真真切切想着安邦定国的好官。

    而宋统殷没想到,王则之并不是他想像中的一介莽夫,而是有治国安邦计策的良将。

    于是,这个大年三十,一文一武,一老一少的两人就这么吃着饺子,喝了个酩酊大醉。

   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