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日后,飞船降落到席国长老自己的院子中,席国长老的几位弟子围了过来,席国长老道:“不去看比赛,也不去修炼,都围在这里干什么?”

    有个弟子道:“您临走是说要去接一个很厉害的师弟,按道理两天前应该回来了,怎么去了这么久?”

    席国长老道:“飞行器坐的人一多速度就变慢了,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了吗?”

    小飞船里的人都走了出来,那几位弟子一会打量一下齐冲一会又打量打量云清和上官林,

    其中一个弟子仔细打量了一会儿齐冲,恍然大悟的对身边的几个弟子说道:“原来是他啊!”

    席国长老道:“都散开了,比赛结束前都不许来打扰”,那些弟子低声讨论着离开了。

    带队长老道:“席国的修炼室我已经提前准备好了,现在就过去吗?”

    席国长老道:“不用过去了,以后就住在我这儿,内院里面有很多空闲的房间,你们每人选一个。”

    带队长老道:“这儿离比赛现场有些远,来回不是很方便”

    席国长老道:“比赛的时候我送你们过去,住在总院内借用总院的教学修炼塔比较近便,临场提升实力最重要,要是实力不足就算住在擂台上也会被踢下来。”

    云清道:“上次奖励的修炼塔令牌还能用七次,那个修炼塔距离比赛场不远”

    席国长老道:“你说的那个修炼塔是单人单次使用的,这内院里有个教学用的修炼塔,每个里面有五到十个不等的伞骨架演示台,可以随时的任意变换属性,还不扣点数,那令牌留着你们需要的时候用。”

    卓佟道:“我可以用教学修炼塔吗?”

    席国长老道:“我们六个人,选个有五个伞骨架的修炼室,我指点齐冲只需要一个,多余的你们随意用。”

    带队长老道:“需要休息一天吗?”

    席国长老掏出一个葫芦,分给每人一粒丹药道:“我们现在就去内院的教学修炼塔,你们都是千变境以上的人了,随便补充一下五行之气就精神饱满,比赛结束后再去休息。”

    带队长老道:“我们得提前把三力千变境参加海选的资格令牌取到,别到时候遇到其他的事情给耽搁了”

    席国长老道:“这三个孩子都要参加吗?”

    带队长老道:“令牌还剩很多,总院今年特意给我们席国多发了很多令牌,不缺令牌,想去玩的都能有。”

    席国长老道:“那就每人领一个,我先带你们去领取参加海选的令牌”

    由于参加海选的令牌,需要注入参选者本人的气息,所以必须本人前去才能拿到,

    席国长老带着几人从捷径,直接飞到了换取令牌的地方,

    齐冲轻车熟路的领到了令牌,上官林也轻松的拿到了,云清上去没有换取成功,

    带队长老问云清道:“你怎么没换到?”

    云清道:“不清楚,我输入火之气,机器没有反应”

    带队长老道:“不一定非要火之气,可以换换别的试试”

    云清又过去输入土之气,成功的拿到了令牌,

    席国长老道:“这儿的机器是不会出错的,应该是你火之气出了什么问题”

    反正也没指望云清参加比赛得个什么名次,只要齐冲没事就可以,席国长老也再没多问,卷着几人直接去了内院的教学修炼塔。

    上官林是第一次进这修炼塔,云清还是听那个守塔长老简单的介绍过一次,所以也不是太熟悉,齐冲虽然进去过,但也仅仅是进入,也没觉察出和帝都的修炼塔有多大的区别。

    席国长老给几人讲解道:“这伞骨架可以解析你们五行之力,如果是千变境的炼化的普通的天然资源,一般会显示出技能的行功路线,即便是罕见的资源也能帮你们分析出可能的技能,这个功能和读书差不多一个道理,仪器是天帝级炼器师制作的,内容是经过历代的万豪总院的长老们补充的”

    齐冲问道:“我的土资源是坤土,是罕见的吗?”

    席国长老道:“九品以下的坤土常见,九品的罕见,技能应该会有两样七品八品的”

    齐冲道:“那开金宫的方法呢?”

    席国长老道:“只要是坤土,不管几品开金宫的方法都一样”

    上官林道:“您能通过这个推演出九品的技能吗?”

    席国长老道:“我现场指点,你们再慢慢试验应该可以,你也是九品的坤土?”

    上官林道:“我炼化才一年时间,技能只有七品的,金宫也开满九重了”

    席国长老道:“那一会儿你就坐齐冲附近的伞骨架,我来指点,你们两个一起试验”

    齐冲兴奋道:“我才炼化完几天,只有阿烈教了我一个技能,没有别的了,还望上官兄弟不啬赐教”

    上官林道:“在飞船上和云清偷偷说我坏话的时候嘴巴怎么没这么甜?”

    齐冲道:“绝对没有说你坏话”齐冲还在思考如何解释解释呢,一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