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黑花生小说 > 庶族无名免费在线阅读 > 第四十一章 比武夺将

第四十一章 比武夺将

    “高将军为何走了?”点将台下,一众将士见高顺离开,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别看高顺平日里将他们操练的如同狗一样,但这么长时间,大家对于这位将军可是颇为信服的,今日是比武夺将的日子,高顺这个西园主将不在,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,有些别扭,不适应,以前觉得高顺的声音是魔鬼,但没了他的声音,一个简单的集结号令,都感觉浑身不自在。

    “我听说高将军其实一直反对比武夺将,但那骞硕执意如此,会不会是因为这件事?”陈默身边,崔耿用胳膊肘撞了撞他,面无表情的看着前方,嘴唇翕动道。

    “比武多帅本就愚不可及,但凡读过些兵书也不会如此做,或者那骞硕是故意的。”陈默同样是面无表情的看着前方。

    “这话以后莫要乱说,如今便是袁公、大将军那等人物,遇到了宦官也需退避三舍,你我这样的,若真被他们针对,恐怕不得好死!”崔耿面色变了变,低声道。

    “只是这新军怕是要废了!”陈默沉默片刻后,有些失望,他原本还觉得天子秘密选将,筹谋新军,将会有大作为,但如今看来,天子的手段确实高,但任用阉宦来选将之举实在是无识人之能,这西园新军,交给骞硕,恐怕最终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。

    “嘿,说了这么些,还不是因为比武夺将你这小娃没了依靠?”站在陈默后方的大汉突然发声,跟两人差不多,只是声音稍大一些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陈默突然没了说话的兴趣,夏虫不可语冰,跟这种人没什么可争论的。

    “废物!”那汉子见陈默没有接话,只当他心虚,冷笑一声,平日里就觉得这小子爱向人炫耀他的本事,格外不爽,只是陈默在这边人缘不错,他也不好发作,这一次,骞硕用比武夺将的方式来选将,等于是直接断了陈默夺将的可能,汉子忍不住想要奚落两句,只是陈默压根连搭理他的心情都欠奉,汉子自说自话了半天,有些无趣,也有些羞恼,压低声音道:“最好稍后莫要与我遇上,否则定叫你好看。”

    “比武夺将,正式开始,今日比拼第一项,射箭,每五人一组,每人三靶,每靶八箭者可过。”王越站在点将台上,朗声宣布比斗规则,宣布完后,扭头看向骞硕。

    骞硕轻咳一声,朗声道:“此番,乃是为陛下挑选将才,望诸位奋勇争先,开始!”

    射箭考核比较简单,不过在陈默看来却也不简单,一石的长弓,要射三十箭,如果每一箭都全力施为,恐怕不出十箭就得力尽,但这三靶距离不同,所需要的力道自然也不同,只要能将力气分配好,才有可能得胜。

    而前方开始的比拼也正说明了这一点,在场虽然算不上大世家子弟,但也都有些家境,箭术也是六艺之一,就算不是太精通,却也不会太差,二十步箭靶,有人全力施为,也有人选择了收些力气。

    几乎二十步的箭靶,很少有人落空,有力大者,甚至直接将箭靶射穿,但五十步的箭靶,就已经有人开始脱力了,勉力射出,虽能勉强射中,但已经开始有人脱靶,至于八十步,平日里要射中,对于这西园新兵来说,不是难事,毕竟敢来这里的,多数都有些武勇,但之前二十箭几乎用尽了力气,这最后的箭靶,五人中只有一人从一开始节省体力,全部中靶。

    “硕公此举倒是颇得兵法之妙。”点将台上,看着这一幕,王越摸索着胡须笑道。

    “???”骞硕茫然的看了一眼略带敬佩之色看着自己的王越,轻咳一声道:“子睿先生且说说妙在何处?”

    王越笑道:“一石弓虽非强弓,但寻常将士能连开五弓已是军中骁勇之士,虽说此番西园选将,皆有将才之资,但若全力开三十弓也颇为困难,这般一来,想要过关,对力量的控制便要求极高,若无一定谋略,恐怕也难胜出。”

    原来如此。

    骞硕一脸微笑着看着王越道:“不错,正是如此,子睿先生不亏当世第一剑客。”

    这跟剑客其实没关系,我只是想向你证明一下我不止是个剑客。

    王越见骞硕说完便没话了,心中无奈一叹,也不知道对方是没听懂还是装作没听懂。

    第一批的五人几乎全军覆没,接下来的人就收敛多了,前期尽量控制力道,节省体力,到了八十步的时候,才施展权利,第二批有三人过关。

    然后是第三批,第四批。

    陈默是第二十六批进行考验,相比其他人,陈默并没有将第一个靶射出十箭,只是射了八箭便开始射第二个箭靶,不过他的箭却基本都集中在靶心周围。

    点将台上,骞硕对于陈默自然是有印像的,见他竟然每箭必中,也有些惊讶:“此子箭术竟然这般了得?却不知为何只射八箭?”

    这一次,王越没有回答,他算是看出来了,这骞硕在这方面根本一窍不通,一个不到十五岁的少年郎,就算箭术再厉害,一旦长弓,能够连开二十四箭已经不易,你还指望他能三十箭都中?

    不过这少年郎心性却是颇为果决啊!

    王越有些惊讶的看着陈默,基本上拿起箭就射,根本不怎么仔细看,八箭射过之后,不等箭矢中靶,已经开始射更远的箭靶。

    这说明此子对于自己的箭术有极高的自信,而且对力道的控制也极为精准,几乎每一箭,都是刚刚好射中箭靶,不会落下来。

    此子,或许更适合学剑!

    王越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在陈默的手上。

    此时陈默已经开始射八十步的箭靶,相比于二十步和五十步,八十步的箭靶就必须全力射箭了,即便他之前已经尽量控制力量的消耗,此时射这箭靶也有些勉强,第八箭更是有些脱力,设了两次方才勉强射中,而且也不像五十步和二十步的箭靶一般,箭矢都落在靶心附近,而是散乱的射在箭靶上,明显是对力道拿捏不住了,每一箭都将自己逼得面红耳赤。

    “过!”最后一箭落在箭靶上,陈默近乎脱力,听着耳畔传来的声音,狠狠地吐了口气,拎着长弓转身便走,他现在需要休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