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黑花生小说 > 战国万人敌免费在线阅读 > 634 不义之战
    事情当真是赶巧了,在秦国打算偷鸡的时候,周围大大小小势力,就没有一个省心的。

    老秦人能想到的,都想到了。

    晋国对内称王,本来就是个开始,真正要做的,是对外称王!

    秦国打算偷鸡,晋国人也没闲着,先是晋国几大卿士世家组织了一次高端会议,统一了思想,那就是先把晋国这张饼做大,做大了,再来看大家能分多少饼。

    以前晋国卿士们没得选,只想吃君上的利息,现在他们想做个好人。

    新编武卒从浍水出发,一路西下,过了负葵之后,老秦人就发现河西晋军活动的有点频繁啊。

    守麻隧的秦国边防部队收到消息之后,立刻通告了泾阳令,然后泾阳令又立刻把军情传递到了平阳。

    老秦侯听说晋军在河西增兵的时候,整个人都不好了,负葵过河就是少梁,这里是晋国在河西的后勤基地,晋国爆打秦国这么多年,老秦人连少梁的鸡毛都没捡到过一根。

    拼死了玩命,也就是远远地看一看华山的风景,然后……没了。

    晋楚争雄的巅峰期,楚国人更是从商於之地一路扫荡,直接打到渭水之南,那可是翻山越岭的打,就这,楚国人还全身而退,基本没啥损失。

    打防守反击,无险可守的话,只有填人命,根本没别的办法。

    所以当老秦侯听说晋国增兵,立刻神经紧张起来,连连召集重臣开会。

    这一次会议,还没有把议题拿出来讨论,老秦侯就有点抑郁,甚至有点心塞。

    因为这次会议,是第一次连一个子车氏的栋梁都没见着。

    秦国国君尤为依仗的子车氏,居然举族投靠了一个“死”了的女人。

    而这个女人,还是老秦侯自己的女儿。

    回想起之前子车白臀的再三提醒,秦侯心情更是滴落,要是听了子车氏的话,他现在应该已经攻入楚国北境。

    六百里商於之地啊,六百里!

    就算不能尽数取之,按照秦国和淮水伯府的盟约,南方肯定要承担最大的压力,那么黑个一半,三百里商於之地,总归也是有的吧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秦国就有了出入东方的安全通道,根本不用看晋国脸色。

    甚至还可以认真经营商於之地,随时可以起兵加工渭水、华山的晋国部队。

    只要策划得当,完全可以把秦国的国土,从现在的咸阳,直接推到渭汭!

    可惜这个机会就这么丧失了,谁能想到李解当真是战无不胜?谁又能想到他能奇袭郢都?

    整个淮水那么大的动作,成千上万条舟船,十几万大军,数也数不清的粮秣,全都是源源不断地堆往前线,结果都是障眼法,是骗人的?

    更让老秦侯悔恨不已的是,李解这个便宜女婿是个翻脸不认人的渣滓,女儿嬴莹已经屡次三番提醒过他。

    当初为什么信了邪,想要看淮楚之间的龙争虎斗?

    现在龙争虎斗没看到,就看到李解一个人在又唱又跳打太后。

    “晋国增兵少梁,众卿以为,晋国意欲何为?”

    整理了心神,老秦侯叹了口气,眉目之间,都是扫不去的忧虑。

    以老世族为代表的秦国重臣也是悔恨不已,当初劝说君上暂不出兵失约李解的,就是他们。

    现在好了,彻底坐蜡。

    实际上他们比老秦侯更加揪心,因为这一次子车白臀派出的使者,再也没有漂亮话,只有使者扔过来的书信,上面写着“竖子不足与谋”,六个简字体,也不管老秦人看不看得懂。

    “君上,此时暗中出兵商於之地,只怕未必能有多少斩获。一旦入冬,倘若大雪封山,大军在外,就地不能补给;后方粮秣又不得前往。只怕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这商於之地,寡人便视而不见?!”

    老秦侯气得脸都红了,猛地坐直了身躯,双目如鹰隼一般,死死地盯着说话的大臣:“寡人失约吴解,是何人之故——”

    “臣有罪……”

    “臣有罪……”

    “臣有罪……”

    一群大臣都是乖乖认怂,不认怂不行,别看秦侯老了,暴怒的时候,该杀人还是会杀人。

    义渠人每次过来挑衅,秦侯都是带头打回去,从来不逼逼。

    如今的秦国,在老秦侯的治理之下,已经是相当的不错,唯一的美中不足,就是没办法在河西战胜晋国。

    秦国的发展,如果再不能打通向东的自由道路,就算是到顶了。

    所以不管怎么样,晋国必须死。

    老秦侯甚至没打算靠一代人来达成这个心愿,而是想着子子孙孙都往这个方向上努力。

    只是幸福来得太快,六百里商於之地摆在眼前,让不少人都是失了分寸。

    更大的贪婪,还有不自量力,造成了现在的尴尬局面。

    按照当初的约定,秦淮双方只要能够肢解楚国,李解就会通过蔡国和郑国的通道,借粮给秦国在商於之地的秦军。

    有了这批粮食,什么冬天不冬天,肯定能扛过去。

    现在失约李解,后遗症无限放大。

    粮食是别想了,友谊也是别想了,反而是还要面对晋国、周国、郑国、阴戎、扬拒之戎的竞争。

    四方烽火起,谁都不是傻子,这时候趁火打劫楚国,迅速壮大自己,显然才是最有利的选择。

    尽管秦国是最早知道李解什么时候动手的国家,但下手抢夺楚国土地、人口最早的国家,实际上是周国。

    此时还尊敬周天子的国家,已经不多了。

    周天子自己心里也是有逼数的,靠那些有的没的,都没用,唯有地盘,才是周室还能继续存在下去的根基。

    别看现在周国直接管辖的地盘已经越来越少,但这不妨碍周天子内部继续斗争。

    一窝的“三公”在对喷,一群的大夫在互殴。

    论内斗,周室表示自己完全不输给那些早就不服王化的乱臣贼子超级大国。

    什么吴国、楚国、晋国,内斗的花样单调的很。

    哪里像周天子,自己住的洛京,就这么一丁点儿的地方,就有十几个“含姬量”无限高的王子公孙在争夺。

    “代受”这个年号,听着像是给周怼王赎罪,在李总裁看来,这他娘的就是没取对年号。

    听着就像是个弱受,完全就是被干的命。

    不过这不妨碍周天子眼不见心不烦,手头为数不多的洛京王师,还是调动了出来,许诺了重金之后,又从郑国借了一批雇佣兵。

    说实在的,这一任的周天子真敢要雇佣兵,而郑国……还真敢借。

    两家的恩怨情仇朔夜说不完,不过此时的国际局势有些微妙。

    郑国跟卫国已经卯上了,打得热火朝天。

    再继续打下去,郑国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缓过来回血。

    尤其是还有宋国掺和,郑国高层的底气足还是足的,但没有那么足。

    秋收前后,少了大量敌占区的粮田产出,这让郑国补给前线的时候,都是精打细算。

    所以能开源节流的话,自然是很好的。

    周天子准备搞楚国,合情合理还合法,然后周天子还要亲征,那就更不错了。

    亲征问郑国这个伯舅借点兵……依然合情合理还合法。

    不过周天子也不是白借,掏钱的。

    知道郑国现在需要粮食,而周国除了粮食,还真没啥特产了。

    双方一拍即合,自然是开开心心地合作起来。

    周天子的粮食拿了一部分运往“洧水”,而郑国则是把一部分地方训练度不够高的部队,借给了周天子。

    这些部队到了伊水就开始抢劫。

    周天子好生呵斥之后,这才稍稍地收敛了一下。

    周、郑合并,总计三万,加上后勤民夫、脚力,还有乱七八糟的役夫,浩浩荡荡地顺着伊水搞了一把。

    目标虽然是楚国的疆土,但实际上周天子琢磨的,还是伊水两岸的土地。

    尤其是虢略之地的伊水之戎,不过是前朝余孽,如今繁衍融合,早就成了野人。

    此地村邑林立,市镇发达,换货贸易算是相当的频繁。

    在这里,楚人、周人是可以乐乐呵呵交流的,买卖能做,朋友也能交。

    不过对周天子来说,这就是绝佳的借口,这些“伊水之戎”,显然就是勾结楚人的奸细。

    趁着楚国大乱,加上楚国北地军队都撤往方城西南,周、郑联军并没有遭遇多大的抵抗。

    一是“伊水之戎”完全没实力抗衡正规军,二是楚军就算想要干涉,那也是有心无力。

    最后,周天子的名分还是发挥了作用。

    大军主要是威慑,实际上战斗力如何,周天子自己也清楚的很,洛京这些王师,就他妈的是垃圾,根本没战斗力。

    连誓师出征,周天子自己那也是掏了一大笔钱出来,才能请动这些“大爷”。

    而这些“大爷”,还真就是坦然接受,连声谢谢也是没有的。

    没办法,誓师要钱,开拔要钱,扎营要钱,进军要钱,威慑要钱,开弓要钱……

    连列阵都要钱,周国王师,是当真贯彻了自己的理念。

    没钱玩尼玛呢!

    “伊水之戎”也没打算抵抗,跟谁混不是混?

    楚国人来了跟楚国人走,晋国人来了又送楚国人离开,反正谁都不得罪。

    他们就是在山里、乡下搞点吃的,地里刨食么,能活着就挺好。

    中原大地,他们又有屁个能力去干扰大国局势时代走向?

    只能是随波逐流,到哪儿算哪儿。

    现在周天子没有搞大屠杀,“伊水之戎”还觉得周天子挺讲究的。

    按照传统,对周室来说,这算是开疆拓土,而且是没有“三公”干涉的开疆拓土,怎么看都是含金量挺高。

    尽管也没怎么见血,但这不妨碍周天子认为这是武功显赫。

    好在他脸皮也不够厚,没有大肆宣扬。

    但周国大摇大摆地把力量投射到伊水上游,还真是没睡来说什么。

    晋国家里有事儿,楚国家里也有事儿,连郑国家里,同样也有事儿。

    赶巧了么,所以周天子很快乐。

    只是快乐总是短暂的,在“伊水之戎”成为周天子的正式子民时候,从郑国借来的雇佣兵,突然就炸了锅,两天就跑了个精光。

    从军官到小卒,一个影子都没了。

    周天子一脸懵逼,召集了大臣,急急忙忙地询问:“郑人何故匆忙溃逃?”

    能让周天子用“溃逃”二字来形容,也足以想象郑国雇佣兵的状态是多么的糟糕。

    然后随军的大臣们这才禀报,他们好不容易打听来了消息,说是郑国遭到了突袭。

    卫郑和谈之极,卫国都燃发难,瞒过了郑国和盟友宋国,直接攻破郑师中军。

    郑国的主力部队,出现了大溃败,战场上的形式,发生了天和地的逆转。

    郑国的东部国土,已经尽数被卫国掌握。

    知道这个消息的郑国人,又怎么可能不急急忙忙地回家援助?

    “卫人失信?!”

    “正是!”

    得到大臣这个认真的答案之后,周天子也是相当的感慨,这年头,打仗越来越不讲究了。

    说好的要和谈,结果反手就是背刺,太不要脸了。

    不过周天子又羡慕起卫国来,如果郑国大溃败,岂不是卫国要实力大增?

    一时间,周天子突然有了个念头,连忙道:“即刻遣使前往卫国!”

    他不傻,郑国这时候要是被搞一把狠的,周天子名分在这里,为何不从郑国身上,也勒索一点好处呢?

    还是那句话,合情合理还合法,只要操作得当,根本没人说他干得有哪里不对。

    此时在郑国的国都,郑城子已经有些焦头烂额,他先是向陈国派出了使者,然后又向晋国派出了使者,接着又遣使前往卫国部队,斥责卫国失信。

    郑国在济水、睢水一带的巨大损失,短期内根本没办法补充回来。

    因为卫国人显然也考虑到了之后可能在列强调停之下,自己会不得不把到手的土地吐出来一些。

    所以卫国人攻克济水的郑国防线之后,直接就是掠夺政策。

    尽可能地把郑国城邑人口都劫走。

    此时的卫侯有着超乎想象的雄心壮志,他在河北河北地区,是打算通过增加人口来扩张,挤压戎狄的生存空间,将河北草原、草地,彻底改造成农田。

    那些“三不管”的地区,只有狗蛮子。

    但是面积广大不说,其实土地并不太糟,只要有足够的农具,完全可以通过堆人口来改造。

    现在卫国有大量进口的铁器农具,又在战争中掠夺了足够的人口,剩下来要做的,就是让这些人口,老老实实地开荒种地。

    至于说郑国的土地,突袭能偷来这么多,剩个三分之一,都是血赚。

    眼见着卫国在郑国身上赚这么多,周天子又怎么可能不眼热?

    管它是不是“义战”,开捞就完事儿了!

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