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黑花生小说 > 隐身江湖免费在线阅读 > 第四十五章 魔

第四十五章 魔

    因为剑的重量,少年只得拖着这剑走向苏仲遥,六艺宫众人见少年这拖剑的姿势十分笨拙,不免担心起来,而下武林众人中,不少人已经发出嘲笑的声音。

    明书慧虽心系下武林,但还是有些关心这个少年,因为这少年要独自面对整个下武林的挑战,稍有不慎,今日就要殒命于此,小小的年纪武功十分高强,如果今天真的要死在这里,实在是十分可惜了。

    少年费力地将剑拖到苏仲遥身旁,然后立在一边,拱手深深地对苏仲遥鞠了一躬。

    “苏前辈,今**不得已,晚辈冒犯了!”少年一字一顿地说道,语调发音字正腔圆,完全不像东瀛人。

    “好……请了……”苏仲遥见对方如此客气,不禁一愣说道。

    苏仲遥拔出宝剑,轻轻挥了一挥,然后背在身后,不作进攻姿态,算是对晚辈的礼让。

    而少年则整了整衣袖,然后提起血海古剑,舞将起来,只见这古剑剑身十分沉重,挥动起来虎虎生风。少年反手握住古剑剑柄,弯腰半蹲,重心靠前,准备发招,鸭舌帽挡住了眼神,但相信此时一定十分专注。

    少年侧过身,剑也随之侧了过来,他向前试探性地移了半步,古剑剑尖慢慢接近苏仲遥。

    而苏仲遥同样侧过身子,顺手将宝剑甩出,宝剑画了个优美的弧线,轻轻巧巧地搭在古剑之上,这看似随手的一搭,却暗藏了深厚的气,苏仲遥见少年舞动古剑的手法十分笨拙,就想用气来将剑夺走。

    而少年似乎料到苏仲遥的意图,古剑的剑尖如蜻蜓点水一般,一沾便撤,之前的笨拙一扫而空,出招变得灵巧起来,点戳划削,看似都是剑招,但却又似判官笔的打穴之法,这柄巨大的古剑,此时却变得如此轻盈,在少年手中如若无物。

    苏仲遥心中暗暗惊讶,明明刚才少年还是拖剑而行,剑似乎是他的负担,但此刻却使得毫不费力,很快就将自己的招式耍了出来,不知是这少年的武功深不可测,还是这把古剑另有玄机。

    少年的剑招也十分奇怪,明明应该削,他却偏偏提,明明应该刺,他却偏偏带,很多招式本无法在那个姿势下使出,他却就是要反其道而行之,甚至违背剑理,违背运气之道,这让苏仲遥包括场下的众多高手连连皱眉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看?”白实道低下头小声跟身边的明朗讨论道。

    “这孩子用的全是东瀛的剑招。”明朗也低声说道,“这种反手剑招本来咱们的武学中也有,不过不会作为常用招式,而在东瀛,专门有一种分刀流,开发出了这种用剑方式。”

    “我对东瀛剑法了解不多,但前几年,的确有一位剑术大师,来过我们东武坛……”白实道皱眉回忆道。

    “哦?”明朗显得有些惊讶,“你说的这位剑术大师,是不是经常一袭黑衣,左脸还有一道竖着的刀疤?”

    白实道也惊讶,望了望明朗点起头来。

    “这少年会不会跟那个黑衣人有关?”明朗声音更小了。

    白实道没有回答,眼中一片迷茫,似乎陷入了回忆之中。

    场上二人过招越来越快,一阵眼花缭乱的剑影,你来我往,打得有来有回。此时,苏仲遥渐渐沉下内息,招式也变得简单异常,每一剑击出,绝不拖泥带水,没有分毫无用的移动。

    “看来仲遥要迅速了结这个少年。”白实道突然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不过……”明朗脸色复杂地说道,“这少年年纪轻轻,武功便如此高绝,而且我看他似乎有些眼熟……”

    明书慧对苏仲遥的武功十分熟悉了解,看到这里,便知道这位大师伯要手下不容情了,他不禁开始担心起那位少年,少年的招式虽然怪异,但能跟苏仲遥过了几十招不落下风,可见是难能一见的武学奇才,眼看苏仲遥即将痛下杀手,一颗武林新星就这样陨落了……

    苏仲遥见少年绕到身侧,古剑随之劈了过来,苏仲遥微微一笑,向前猛地一跳,抢在少年之前占好身位,少年显然对苏仲遥这一举动始料未及,一脸惊讶地愣在原地,苏仲遥趁少年露出破绽,一掌直袭右肩,这一掌运起了八成功力,余两成防止变数,这一掌隐隐有风火之影,重重地拍在少年肩头。

    少年中掌,倒飞出去,右手紧握的古剑此时也脱手而出,插在地上。

    少年在受伤飞出的同时,居然没有马上放弃,双脚迅速连环踢出,正踢在苏仲遥腹部,苏仲遥万没料到,有人会在中了自己的掌同时,还能踢出脚来,于是只能生生挨了少年几脚。

    二人虽中招有前有后,但几乎是同时倒飞了出去。少年倒在地上,紧闭双眼,没了声音。而苏仲遥也后退几步跌得半跪,用手捂着腹部,口中急喘。

    六艺宫的人连忙围了上来,将少年扶起,金夫人从口袋里掏出一盒丹药,取出一粒给少年服下,又把了把少年的脉向。

    金夫人握着少年手腕,又探了探鼻息,表情十分惊讶和难过,她望向谢城,缓缓地摇了摇头,谢城连忙凑了过来,亲自为少年把脉,发现少年的脉一点动静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这位不知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少年,在六艺宫生死存亡之际挺身而出,连败数名强敌,直到死的这一刻也没留下自己的姓名,六艺宫中的许多人都为他流下了惋惜的眼泪。

    而苏仲遥虽然被踢得内息一滞,但他的气十分深厚,只简单调息片刻,就感觉畅通无碍了。

    此时,谢城站了出来。

    谢城知道,这一战关乎六艺宫今后的命运,自己身为宫主,不管有多么为难,又有多少理由,这个关头自己必须挺身而出。

    谢城一身白色武服,在风中吹得衣炔纷飞,他站在场地中央,深邃的目光凝视着远方,身后是六艺宫的大楼,这一战,很有可能是这位一代宗师的最后一战,但他心中毫无畏惧,甚至多了一份背水一战的勇气和坚毅。

    苏仲遥调息好了也站了出来,这是二人的第二次交手,跟前一次不一样,二人都背负着武林今后的命运,所以这次要以命相搏。

    谢城缓缓拔出少年脱手插在地上的古剑,古剑仿佛有了生命,听到了主人的召唤,剑身再次透出了血红的微芒,古剑沉寂已久的灵魂被唤醒了。

    而苏仲遥也准备就绪,手中的宝剑如同身体的一部分,随心而动,气息在宝剑的尖端凝聚成了一股剑芒。

    明书慧在场下异常紧张,他心中因为六艺宫的欺骗,本来心存记恨,但此时见六艺宫独木难支,好不容易出现一位少年能独当一面,却又被大师伯击毙,不免心生同情。

    “慢着!”突然一声断喝。

    众人都是一惊,不知谁如此大胆,竟敢打断这场百年难见的高手对决。

    只见刚才还在地上躺着的少年,此时居然揉着肩膀慢慢爬了起来。

    谢城吃了一惊,刚才自己明明探查少年的脉搏,已经毫无声息了,这时他还能挣扎着爬起来,当真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谢城连忙走了过去,蹲在少年旁边,扶着他的胳膊。

    “谢前辈,您不能运功!”少年压低声音,悄声对谢城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别说那么多了,赶快到一边休息,这一战,我必须上!”谢城严肃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谢前辈,我没事,我跟苏前辈这一场还没完事,你且看着吧。”少年边说边扶着地面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众人见少年站了起来,并且还要跟苏仲遥继续战斗,无论是敌是友,都为少年坚强的毅力所折服。

    少年打扫了一下衣服,擦了擦嘴角的血,又正了正头顶的鸭舌帽,深呼吸了几次。

    “谢前辈,还要借您的神剑一用!”少年调整好后,对谢城说道。

    “少侠,一定小心!”谢城也不多说,将手上的古剑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少年将剑握在手中随手挥了挥,又站到了苏仲遥面前。

    “苏前辈,得罪了!”少年持剑拜下,然后起身摆好起手式,依然反手握剑,横剑当胸。

    苏仲遥此时心中十分诧异,对这少年感到震惊,他之前明明结结实实地中了自己一掌,而且这一掌用了八九成的功力,即使是绝顶高手,虽不至死,但也应该被封住了胸前的要穴,绝对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站起来,还能如此若无其事地跟自己继续作战,这少年难不成是鬼神?

    苏仲遥不敢怠慢,将宝剑紧紧握在手里,他心想,这次一定要速战速决,既然掌力不能将他打成内伤,那就用剑刺穿他的身体,这样即使是鬼神附体,也肯定能够重伤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苏仲遥心中一横,手上再不留情,起手便是一招“天火降临”。

    苏仲遥手中宝剑由下而上刺向天空,剑身微微颤动,在空中划了个半圆,这半圆形的剑影越舞越大,几乎成了扇形,剑也呈红色,舞动过程中呼呼作响,似野火燎原一般,将天空都染成了红色。

    苏仲遥剑招渐渐逼近,强大的气携带着巨大的压迫感,一点点向少年移了过去。

    少年手持古剑,原地不动,他望着苏仲遥这绝世的剑招,心中却无比的平静,压低的鸭舌帽下,众人看不见他的表情,只能看见他的手,紧紧地握着古剑,似要将剑和自己融为一体。

    少年将剑横着挡在面前,本来只能看见一半面庞,这次用剑几乎全部都挡上了,少年上身依然伫立不动,右脚略微退后半步,左脚作弓步状,身体前倾重心压前。

    突然,苏仲遥的剑影猛地落向少年,真如天火降临一般,铺天盖地地要将少年周围点燃,漫天火红将少年笼罩。

    而此时,少年手中的剑也发生了怪异的变化,本来剑身透着暗红色的微光,而剑在与苏仲遥剑招接触的时候,这古剑居然银光大盛,仿佛脱胎换骨一般,迎着熊熊烈火奔腾而出。

    霎时间,红色和银色交织,绽放出奇异的光芒,同时两股强大的气也对峙在一起,离得最近的观众顿时觉得胸口发闷,气都喘不上来,纷纷不自觉地倒退。

    而二人的交战还没结束,少年反手持剑,抵住了苏仲遥的第一波攻势,紧接着,苏仲遥又一招“烈焰雄心”,剑端破空而出,迅捷如电,直取少年要害而去,这一剑如火焰中最致命的焰芒,快准狠向少年燎去。

    少年双脚用力蹬地,腾空而起,手中古剑奔苏仲遥的剑身横削,这一剑速度也极为惊人,以快打快,以狠搏狠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白实道在一旁凝视着少年的剑,皱眉对明朗说道,“你认识他吗?”

    “不认识,但是……”明朗也是一脸疑惑说道,“这少年好像对我西武坛的武功有一定了解啊,虽然不是十分透彻,但肯定跟我们有渊源,这人到底是谁呢?”

    “而且……你注意到了吗?这少年不光剑招是反的,好像……”白实道惊讶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……难道是……”明朗表情复杂,也是一脸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二位武林宿老对少年更添了几分猜测,在场众人却无暇估计少年的身份,注意力完全集中在场上二人的战斗之中。

    转眼二人已经斗了十数个回合,苏仲遥但凡出招,手下绝不留情,招招直取要害,而少年则边打边闪躲,似乎心中有所顾忌,大部分时间都选择防守。更让人担心的是,苏仲遥的气似乎越来越盛,而少年手中的古剑,银芒渐渐在衰减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?这场要输了……”金夫人凑到谢城身畔焦急地说道,“这少年武功虽强,招式又怪异,但苏仲遥已经摸清了路子,恐怕撑不过多少回合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急。”谢城眼神坚毅地望着少年说道,“血海古剑还有一个名字,叫血海魔剑。这剑有灵性,能感受主人的气,同样也能让主人感召到自己的气,一旦激发出剑的魔性……”

    谢城说了一半,就缄口不言,默默地盯着少年手中的古剑。

    只见古剑的银芒越来越弱,最后似乎消失不见了,而苏仲遥的剑招却凌厉异常,将少年死死地困在中间,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少年的处境越来越狼狈,进无可攻之处,退无可退之法,身上已经被苏仲遥的剑气划伤多处,本就破旧的衣服大半边被鲜血染红,少年左支右绌,眼看就要难以抵挡。

    苏仲遥见少年渐渐不支,更不容喘息,看准破绽,一招“八面风火”要了结这场战斗。

    “八面风火”是燎原剑中的收招,将所有剑气都收归一处,刚刚还是漫天火势,此时突然所有的剑影都如同销声匿迹一般,只剩一点亮得刺眼的红芒攻向少年。

    而少年只有招架之力,手持古剑,这古剑巨大无比,少年弱小的身躯蜷缩在古剑之后,如同陷于海难中紧紧抱着漂浮木板的人,这唯一的依靠此时也岌岌可危。

    苏仲遥欺身而来,所有剑影化作一刺,这一剑已经攻到少年身前,少年感受到剑气划开了自己的皮肤,直逼身体内的五脏六腑,前所未有的紧迫感侵袭着全身,死亡的恐惧也接踵而至。

    就……这样……要死了吗?

    少年心中澄澈,小小年纪突然面对生死问题,此刻居然感到十分坦然,生亦何欢死亦何乐……

    不!

    不能就这样结束!

    我不答应!手中的剑也不答应!

    如果在我前进的路上有神魔挡路,我也将杀神斩魔!

    少年手中的血海古剑早没了银色的光芒,却在这时,突然绽放出了红光,这红光与苏仲遥的燎原剑气不同,这是一种暗红色,如鲜血喷涌而出,红得让人心惊胆寒,红得让人望而生畏。

    暗红色越来越浓烈,似乎将少年包裹起来,这红色永远不会熠熠生辉,而是要侵蚀万物,包括人的心灵。

    苏仲遥见血海古剑的变化,心中大惊,他知道这是古剑入魔的前兆,他万万没想到这少年居然能与古剑互相感应,达到入魔的状态。

    苏仲遥见情况不妙,更加快了手上的剑招,想趁古剑没有发出威力前,先制服少年。

    而一切都已经晚了……

    血海古剑挥出,血红色吞噬了一切,苏仲遥本来剑影归一,此时那一点红芒完全消失不见,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血色,无尽的恐惧。

    没人看清少年这一剑如何挥出,看到的只是苏仲遥无法置信的眼神。

    下一刻,苏仲遥身上中剑多处,倒地不起,而少年手持古剑,步步逼近。

    少年似乎魔已入心,再没有之前对苏仲遥的谦卑尊重,他手中的剑更发出了慑人的光芒。少年高举古剑,这一剑如果斩下,苏仲遥将身首异处。

    下武林众人全都惊呆在原地,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惊得来不及动弹半分,而眼看这位西武坛扛鼎人物就要命丧剑下。

    这一刻,血海古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斩落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