柴姑娘脸上、脖子上、手上、腿上,也到处都是红点点。

    本就不舒服的她,在喂了这么久的蚊子之后,就更加不舒服了。

    “真可怜。”

    却忽见柴姑娘瞪起双眼,仇恨地看着他。那眼神,宛若一头凶恶的小母豹。

    “这么看着我干什么?又不是我绑你的。”陈靖压低了声音说。

    然后帮着将她嘴里的布给扯了出来。

    刚抽出布条,柴姑娘脸上就露出痛苦之色,疼得眼泪又迸出来了。

    显然,她嘴巴被塞了很久了。

    所以这忽然抽去了布条,紧绷的肌肉神经一松弛下来,那酸爽外人也是难以体会的。

    “再不放了我,等我爷爷找来,定会将你们大卸八块!”

    落了几滴泪后,柴姑娘尖叫一般地喊道。

    陈靖惊了一跳,也赶紧捂住她的嘴巴:“别乱叫啊,我跟他们可不是一伙人,你要是把他们叫回来了,那我可不管你了。”

    柴姑娘眼眶里有泪水在打转,盯着陈靖看了好一会儿,也看不出到底是谁。

    陈靖进来之前,也早就从芥子囊里拿出一套夜行衣穿上了,脸上也戴了面罩的。

    这虽然是很神秘的一套装束,可柴姑娘看了一会儿之后,居然又认出他来了。

    被捂住的嘴巴,呜呜有声:“我记得你,你就是那天在钟鸣山上……用锤子的那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嘘~”陈靖再次示意她别大声。

    “你明明就是跟他们一伙的。”她愤怒地说。

    “呵,我要是跟他们一伙的,我就懒得管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要是跟他们不是一伙的,就赶紧放了我。”

    “放了你?隐龙斋我可惹不起,我就是路过而已,没打算管你们之间的闲事。”

    “隐龙斋算什么?你要不放了我,万星盟也饶不了你。”她说。

    “你要这样说的话,那我可就走了?”陈靖转身做出一副要走的姿态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……”女孩见状,态度也终于软了下来,“你既然不是跟他们一伙的,那你放了我吧,我一定让我爷爷好好感谢你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