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全身而退,出乎意料啊。”回到了埃文森的飞船上,看着灭霸的坐舰慢慢远去,一直到了折越消失不见之后,加百列才不由得感叹了起来。

    虽然说在去之前,她和埃文森都做好了充足的准备,没打算留在那里。但在她的预想当中,那应该是灭霸抡着大砍刀A了上来,自己和埃文森且战且退,然后进退维谷,最后发动魔法狼狈回城才对的。

    但没想到,唇枪舌剑针锋相对的灭霸和埃文森,到了最后突然偃旗息鼓了。灭霸虽然不算是把他们礼送出境,但也没有为难他们,就让他们开着飞船自行离开了。

    对此,埃文森只是笑了笑没有发表什么意见。其实这一切也不难理解。他和灭霸虽然真的热闹,但他们之间并没有私人恩怨,甚至没有利益冲突,因为灭霸根本就是一个不考虑个人利益的人。

    所以在埃文森的刻意引导之下,这场争论就变成了对未来的设想,道理和优越性上的争执,简而言之就是抬杠。

    虽然说当面抬死杠这种事情,弄不好免不了挨揍,可是作为一个成熟的杠精是不会动手的,因为谁先动手谁就输了!

    两个杠精对线,其中一个突然来了一句狠的,然后反手就把另一个举报拉黑了,这可就太草了!这么草的事情,灭霸还真干不出来,甚至埃文森都不怎么干!

    况且灭霸姑且算是一个反派,但是他和那些为了个人野心,为了权势利益的妖艳贱货不同,他简直就是一个反派当中的奇行种啊!

    他坚信自己的行为充满了正当性,是宇宙大义的集合体!自己就是宇宙万物生死之间的调停者!

    我不会失败,一定会成功,我既是天命!在这种极端的自信之下,他绝对不会对提出问题的埃文森痛下杀手。

    解决提出问题的人,效果固然立竿见影。但这也就等于承认自己无力解决问题,天命怎么会有解决不了的问题?除非我不是天命。

    这就是自我怀疑的开端,一旦开始自我怀疑坚如磐石的自信,便会犹如洪水决堤一发不可收拾。顷刻之间就有可能心境不守道心破碎走火入魔!

    “不过你没什么问题吧?”加百列在松了一口气之后,有些担心的看向了埃文森。

    “什么问题?”埃文森不解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毫不退让的针锋相对,强硬坚决的态度,这可不符合你一贯的作风。”在刚才和灭霸的交谈过程当中,埃文森简直就像是突然换了一个人一样,这可真是让毫无准备的加百列吓了一大跳。

    “呵,不然还能怎么办。”埃文森笑了一下“当时你也看到了,灭霸对我的说法已经产生了怀疑,如果我继续退让,用言语引导哄骗他,只会让他更加怀疑直至完全不相信。”

    “只有表现得强硬起来,他才会觉得煞有介事,对我的话将信将疑,这才能够让我们安全脱身。”

    这就叫做反其道而行之,用最强硬的态度干最软的事情,用通俗易懂的说法就是软饭硬吃。哈哈,想不到吧,灭霸,这才是我的逃跑路线。

    加百列摇了摇头“那你当时说的,那什么最终救赎,什么第一法,第二法之类的…”

    “那是我胡诌的你也相信?”埃文森瞪大了眼睛,不可思议的忘了过去“我刚才还说那些事情都得到了你的参与和支持呢,这些年你究竟干过些啥你自己不知道啊!”

    “当然,我就知道。”加百列发了个白眼,这能怪我?谁让你当时说的跟真的一样,而且我的死亡在你嘴里面都快被说出花来了,搞的我都快相信自己当初不是为了退休,而是为了更伟大的目标而献身了!

    “不过,你可以啊,这么短的时间一下子就编出了那么多的事情,这脑子比职业编剧都快啊!”

    “那是…”埃文森瞬间就自鸣得意了起来“别的不敢说,我现在去写动画脚本之类的绝对不误事,笔名我都想好了,就叫野太刀右京,你看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我看你会被人拿野太刀插死才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“但如果这样的话,我们就不得不考虑一下灭霸的提案了。”加百列说到这里的时候猛地变得认真了起来“虽然刚才我们泛泛而谈,但其实我们对这个宇宙了解的并不多,消息闭塞,所以我们必须认真调查一下,灭霸所说的那些事情,究竟是不久之后便会发生的事实,还是他个人的疯狂臆想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埃文森回过头去有些惊讶的看了看加百列“没想到你会认同他,也对,他和你有很多相同之处,都肩负着远超常人的沉重责任,时常面临痛苦而重大的抉择,也难怪你们会惺惺相惜。”

    “这你可就大错特错了。”加百列阴沉着脸坚决地摇了摇头“我和他不同,我做事,是因为这样做是正确的才会去做,而不是因为是我做的,事情才正确。”

    “灭霸现在的状态似乎已经分不清楚这其中的差别了。所以他才如此妄自尊大的认为自己是天命!”

    “是吗…”埃文森眯了眯眼睛问道“天命至公,我看他的计划倒是挺公平的,一半对一半,绝对的随机不参杂个人感情。”

    “天道至公,在于无为,我还以为你理解这些呢。”加百列皱了皱眉头“无为,即无所为,什么都不做,就像是裁判员不会亲自下场踢球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看着一切任其毁灭?”埃文森摊了摊手问道。

    “无为的另一个解释,就是无所不为。”加百列还是摇了摇头“就是什么都做,宇宙万物无所不包,如同命运一样无一错漏,这才叫天道至公,很显然灭霸做不到这些,即便他有了所有的无限宝石。”

    “这无所谓。”埃文森挥了挥手“归根结底,一切生物所追求的是生存下去,以及更好的生存下去。公平只是手段而不是目的。”

    “正是如此。”加百列肯定的点了一小头“所以我认同的是灭霸那个可能会让宇宙重新焕发生机的计划,而不是他这个人。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”埃文森大笑了起来“相对于他的计划,我觉得还是他的人更好一些。”

    言外之意,就是他的计划更没法看了。这让加百列大为不解“你为什么会这么觉得?你不是也说,在最后的关头,那个计划是唯一的方法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要不那么说,我们会这么容易脱身吗?”埃文森挑着眉毛问道“然后,你怎么解释,最后关头,这个词?”

    “额…最后关头就是…”加百列一怔“就是…最后关头啊。”

    “具体的呢?”埃文森继续问道“假如把最终的决定权交给你,所有的宝石都在你的手中,只要轻轻一个响指便可以抹掉宇宙中一半的生命,你决定什么时候打这个响指?”

    加百列没想到埃文森会这么问,一时之间有些不好回答“这是非常重大的决定…肯定要经过详细的调查,根据现实情况再做打算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。”埃文森一挥手,背对着加百列一边走一边问道“假如灭霸说的是真的,银河中有星球因为资源问题爆发了大饥荒,上面的人死在旋踵,这样的星球有十几个,但他们距离我们非常的遥远,而地球根本就不在一个星区里面,这个时候你打响指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!”加百列想都没想就拒绝了。宇宙之中的星球何止亿万,才十几个出了问题而已,为了他们就牺牲掉一半的生命,这个问题简直荒谬。

    “好,假如这种饥荒蔓延了,饿死了很多人,剩下的人为了不死,和另一个星区的人发生战争。你打响指吗?”

    “不。”发生战争可能就有些严重了,但这远远还没到最后关头的地步。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埃文森点头继续说道“但是战争将引起更严重的饥荒,甚至还有瘟疫,所以这些饥民,冲破了自己的星区,决定像蝗虫一样的远征,目标直指地球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因为他们资源匮乏后勤补给严重不足,很可能还没有接近地球自己就先饿死了。就算能够活着过来,而根据我刚刚签署的共同防卫条约,阿斯嘉德和克里帝国可以毫不费力灭掉这群蝗虫。这种情况下,你会打响指吗?”

    “不会。”

    “那他们侥幸逃过了两大宇宙强国的耳目,成功来到了地球周围,他们的旗舰已经停在月球轨道上了,马上就要进攻,地球诸国空前团结准备抵抗侵略,我们未必会失败。这个时候你会打响指吗?最后关头了啊…”

    “我,不会…”加百列挠了挠头,地球也卷入战争这是非常紧急的事态了,但既然不会失败,就不能算是最后关头。何况那种情况下我要是有无限宝石,把那群蝗虫灭掉多好啊,干嘛想着把自己人也杀掉一半?

    “那什么时候才叫最后关头?”埃文森瞪大了眼睛看着双手问道“我们低估了他们的实力,地球防卫军一溃千里,他们成功登陆了非洲和欧洲?这算是最后关头吗?”

    “这…这…简直…”加百列发现这个问题根本无法回答,因为真到了那种地步,自己真的打了响指,战争也不会停下来了。都成功登陆了,难道会因为全宇宙的人都死了一半有了富足的资源,他们就会收拾收拾东西回老家?

    他们肯定会把地球先占下来再说。我们饿怕了,只有看着这些资源丰富的星球在我们的控制下,我们心里面才踏实。

    所以那个时候,我还要再打一个响指把它们也消灭掉才行。可问题就在这里了,既然要这么做,我一开始就直接这么做不好吗?为什么要消灭宇宙中一半的生命呢?

    “所以,根本就没有所谓的最后关头,对吗?”埃文森对着还有些迷迷糊糊的加百列说道“这个计划,要么就像灭霸那样认为自己绝对正确,认为自己就是天命,拿到所有的无限宝石之后,不管不顾的就立刻执行。”

    “或者…就像你一样,永远都不做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如果…”加百列揉了揉脑袋“如果最先发生饥荒的星球,是地球呢?”

    “蠢问题。”埃文森想都没想就没好气儿地回答他“地球发生了饥荒,你有所有的无限宝石,这个时候你是想着消灭宇宙中一半的人口,还是用这些无限宝石为地球夺取更多的资源?”

    “好吧,我承认…”加百列抱着双手撇了撇嘴“我没有灭霸那么妄自尊大,但也没有他那么坚决和纯粹,我无法做到他那样毫无私心,和宇宙相比,我会优先考虑自己人。”

    “人之常情罢了。”埃文森宽慰道。毕竟加百列这种想法才是正常的。灭霸那样的想法只能称之为疯狂!

    “你说的对,那个计划只有立刻执行和永远不执行两个选项。”加百列的头脑慢慢地清醒了过来“即便是交给灭霸也是如此,拿到宝石立刻执行,如果他决定先观望一下,那他就会永远的观望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…在这个问题上他是正确的。”加百列叹了一口,但当她看到埃文森因为这句话,脸色变得很怪异的时候赶忙解释“我只是觉得他是正确的,但我一定不会支持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…”埃文森摇了摇头“其实我更奇怪的是,你为什么会认为他是正确的?即使抛开私心,不考虑自己的人,或者是他们的人这样的立场问题,这个计划就是正确的了?”

    “事缓则圆,欲速则不达。但凡是重大的决定,没可能是一蹴而就的,肯定要有很多相关的措施进行保障。”

    “抹除宇宙中一半的生命,的确可以节省出很多的资源来。但接下来呢?由于没有遭受战争和灾难,所有的基础设施都得到了保留,再加上突然富足的资源,以及人口减少的刺激,你觉得人口恢复到之前的水平需要多长时间?”

    “我们不考虑长生种的问题,就说单说人类,45亿人在资源富足,甚至是政府鼓励的情况下,多久会恢复到70亿?三十年还是四十年?”

    “这并不难推算对吧?想想在二战中遭受重创的国家,在基础设施没有保障的情况下,他们用了多久恢复了人口?”

    “我们牺牲了一半的生命,可只为我们争取了30年的时间,而且人口增长是有惯性的,人口不可能再恢复之前水平的那一刻就停止增长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…”加百列紧皱眉头,得到了一个难以置信的结论“我们得到的只是一个更加拥挤的地球?”

    “还要有人口老龄化的问题,情况可能比现在更糟糕。”埃文森耸了耸肩膀“所以这个计划只能作为开端,还要有一系列限制人口增长的保障措施才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而能够制定这些措施,并且在全宇宙通行的,只有灭霸。前提是他没想着退休,而是拿着所有的宝石作为治世帝王君临宇宙。”

    “而那样…”加百列僵硬的转动脖子“我又得到了一个,拥有绝对权力和绝对力量的宇宙大帝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时候,我们只能祈祷灭霸仍然能像现在这么纯粹公正,而不是在绝对的权力和力量的引诱之下变成一个暴君。”埃文森咧嘴笑了笑“他自己对这些都没有信心,否则他也不会想着在事成之后摧毁所有的宝石退休了。”

    “也许我们不用考虑那么多。”加百列突然笑着摇了摇头“至少你不用考虑这些问题,因为你究竟算是哪一半的生命,好像已经是确定的事情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”埃文森对这突然而至的调侃,一下子还没有反应过来。然后瞬间脸就憋红了。

    干嘛啊,术士Roll点,也没有一定在五十点之下的说法啊!至少在点低者胜的时候,是这样的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