位置:黑花生小说 > 年华只钟情卿免费在线阅读 > 第五章 生了病

第五章 生了病

    “公主等着,月牙儿这就去通知陛下。”月牙儿听见公主一阵阵呼喊着疼痛的声音就受不住了,也不管受不受罚人就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轩辕喻正在批阅奏折,看到匆匆赶来的月牙儿,不必开口也知道是寒月出了事。

    扔下奏折,也不等小平子拿来披风就跟着月牙儿走了。

    路上,轩辕喻问了一句,“可是去找太医了?”

    “我这就去。”月牙儿一下子急忘了,每次公主出事都是直接来找陛下早就习惯了,人就朝着太医署跑去了。

    粉色的纱帐内,寒月躺在蚕丝云锦的被褥中,一双手紧紧捂着肚子,整个人弓着身子蜷缩着,显然是疼得不行了。

    正在低低喘息着,帘子就被人掀开了。

    烛光掺着月光照进来,寒月眯了眯眼,一抬头,轩辕喻正担忧地望着自己。

    “今日怎会突然肚子疼?”也是这两天政务繁忙,轩辕喻真的不知寒月怎么就又生病了,心里猜着就是寒月做错了什么。

    寒月说起话有些支吾,却不怎么肯说实话,眼神也在闪躲。“没,没吃什么,就是一日三餐,也没吃什么不该吃的。”

    从鼻孔中挤出的不屑,轩辕喻都想要直接敲开寒月的脑袋了。

    记忆里,上次这样胃疼还是去年,当时寒月是吃了什么?夏日的冰块,一日里吃了许多,有好几十块了,平日里胃正常吃的都受不住何况是寒月这样身子本就不好的。

    轩辕喻对寒月一贯的顺从多一些,所以当时寒月说想吃冰的也没怎么拦,却没想到她会那么不节制,一下子就出了事。

    当时寒月是坐在凉亭里疼着的,整个人连腰都抬不起来,轩辕喻去的时候,寒月嘴里还咬着一块冰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冷厉的语气问着一堆下人。

    一群人就跪在了地上,月牙儿老实地回答,“应是冰块吃多了,公主胃本就不是很好。”

    说完,月牙儿就忐忑了起来,不时偷偷去看轩辕喻的脸色,看到轩辕喻越发黑的脸,整个宫的人头是越发低了。

    并没有说怎么处置,轩辕喻一只说就托起了寒月的下巴,“嘴里的那块吐出来。”

    寒月被拖着下巴也不配合,反而将冰块咬了咽下,然后抬起头一脸的无辜,“也不能浪费啊!”

    “我肚子疼,你先找御医来吧,开个止痛的药让我好受一些。”有些低低的哀求,寒月一贯的记吃不记打的,平日里吃坏了肚子是真的不小心,这时候故意的倒有几分自作自受了。

    轩辕喻冷笑了一下,将托着寒月的手收了回来,“既是能吃得下去就不必太医来看了。”

    匆匆赶来的太医还跪在下面,寒月却一点办法也没有,默默忍受了一下午,当时的感觉仍旧记得,那种被针狠命扎着似的疼怎么都忘不掉。

    这时候旧事重提,寒月都有心里阴影了。心里还在打着小算盘,反正月邀封了御膳房的口,也没什么人知道。

    “公主今日吃了什么?”轩辕喻问一旁拿着手帕的月邀,倒不像是要发火。

    月邀眼神闪躲不太敢回答,她毕竟是和公主一块长大的,虽说为公主受了不少罚,但她也是只听公主的,再偷看公主的眼神,自是不言一句了。

    呵!轩辕喻内心发出一个冷呵,“实话实说,不必看公主,说了我就不罚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也不是非说不可,其实这些事只消让小平子现在去查,纵然寒月再能瞒也就全都知道了。

    但轩辕喻就要月邀说,他要告诉寒月,这宫里什么都瞒不过他,这样放纵的事他都能知道。

    月邀再次犹豫了,底下站着的别的宫人也在看着自己,月邀是觉得这不是大事,而且陛下对公主那样好,定然不能把公主怎么样,她们却是不一样的。

    “公主下午吃了水煮鱼。”月邀还是说了实话,说完都不敢看寒月一眼。

    寒月扁了嘴,觉得肚子更疼了,倒也不怪月邀,就是这也,也太容易背叛了吧。

    “皇姐是觉得阿喻这几日不来了,就觉着吃了也无事吗?”

    “自然不是。”咳咳,其实是的,不过寒月是不会承认的。

    “我不过是嘴馋了,你也看到这几日下雪了,闲得无聊,再说天冷了我就想着吃些辣的暖和一下。”

    说的再多也是理由,何况这些还是临时想起来的,寒月也知道牵强,整个人更加心虚了。

    “陛下,林太医来了。”月牙儿这时候匆匆来了,看公主为难地抬头看着自己,意识到现场可能不太好。

    “要不,让太医先给公主医治?”月牙儿建议了一句,走近更觉得空气不是一般的压抑。

    轩辕喻避开了身子让了位置,站在一旁算是默许了。

    太医隔着纱帘给寒月诊治,找出一颗药丸给寒月喂下,又说了一些该注意的事,就下去抓药了。

    吃下太医给自己的止痛药寒月很快肚子就不疼了,脸色也没有太苍白。

    “都下去。”轩辕喻执手让宫人都下去,自己呆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皇姐倒是机灵,整日里就瞒着阿喻,出了事还让阿喻担心。”坐在一旁,轩辕喻这话纯粹的抱怨有几分孩子气。

    伸手捡起桌子上放着的蜜饯放在手心,寒月朝着轩辕喻递过去,“阿喻,来吃蜜饯,算是皇姐的错,大不了皇姐以后不吃了,你就别生气了。”

    捻起一颗蜜饯,轩辕喻却没吃下去,看着寒月微微张着的嘴送了进去,“皇姐自己吃吧,阿喻没心情。”

    寒月坐起来的时候衣服被微微扯开了一些,露出了淡粉色肚兜的带子,锁骨裸露在外格外诱人。

    偏偏本人还察觉不来,只顾着咬嘴里的蜜饯。

    轩辕喻避开了目光,吞咽着口水忍下冲动,提醒自己,这是皇姐,另一个答案却告诉自己,又不是真的。

    “阿喻怎么就心情不好了?说出来皇姐帮你分忧可好?”寒月将蜜饯扔在一旁,又把杏核吐在了地上装垃圾的盒子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