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那是以前。”月邀都不敢看林桓晨。

    月邀这样闪躲,很容易就让林桓晨多读到一些别的,反应了几秒就全都懂了。

    笑了一下,“月邀,你是因为见到少央自卑了吗?”

    被戳破了心事,月邀的脸一下通红。

    “其实,我和少央,跟对公主的感情差不多,不过是只当作朋友,只是青梅竹马,世人眼中的门当户对,金玉良缘。”谈及这些,林桓晨苦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可到底,不是我想娶的人,就算是这许多年,我还是不能喜欢上她。”

    林桓晨说的是真心的,这么多年的相敬如宾,除去越发厌倦,他和少央真是还不如小时候的情谊呢。

    “月邀,其实就算没你,我也不会对她多好的,娶了你,也只将本来无处安放的好给了对的人,我们明明两情相悦啊!”

    将月邀揽与怀中,林桓晨说的很动情。

    月邀任由林桓晨抱着自己,似是被说动了。

    “可,就算这样,我们也不会走很远的。”月邀抬头,“乐思,她,我其实真的配不上你。”

    最终伸手推开了林桓晨,月邀难以启齿,有些事早就成了语言不能被表达之事了。

    可到底,月邀私心里也还是没拒绝,心里知道该拒绝,面上却还在接受林桓晨的好意。

    林桓晨不知,门外站着的乔儿正偷听着,这时候正回去告诉少央。

    所以,当林桓晨出去后,很快就被邀去了。

    少央哭着趴在床上,抬头看着林桓晨,压抑不住了般,“桓晨,今日来的姑娘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“刚才你让乔儿跟我?”林桓晨这时候只在计较刚一出门就看到乔儿的事。

    “我让她跟你?”少央站起身,走至林桓晨面前,“那你告诉我,你为何和那个女子抱在一处了,今日见你就不对劲,前些日子还总是出门,不会就是去看她了吧?”

    “你既然知道,我不妨直说,刚才那个姑娘就是我一直喜欢的人,我不是一直跟你说了,我有喜欢的人吗?”

    林桓晨并不打算辩解,言语也冷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那我呢?”少央一下没了往日的温柔,其实自她跟林桓晨在一起就这样了,整日患得患失的,没个安生的感觉。

    少央的声音在颤抖,“你又喜欢人了?我曾记得我们往日聊天时说的话题,你说你有喜欢的人,不过在宫里没机会,我还以为是公主呢,没承想这时候又喜欢了人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,我一直就喜欢一个人。”林桓晨为自己争辩。

    “一个?”少央皱起眉头,“难不成她就是?可是你不是说是宫里的人吗?”

    “你别问了,少央,你一定要这样不懂事吗?”林桓晨突然不耐烦了。

    “我不懂事?我是不会让你们好好在一起的。”少央忍不住了般人就要冲出去。

    林桓晨自然不敢让她去找少央,这时候也只能暂且先稳住少央的情绪了,“少央,别去。”

    伸手将少央揽入怀中,“她过几日就走了,何况我又不是要娶她,往后也不一定会见的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少央抬起头,眼泪还挂在睫毛上,脸上是一派天真。

    点了头,林桓晨说的自然不是真的,他现在只是不想让少央找月邀的事,月邀定然受不得半分的。

    可少央还是趁了晚膳时去找月邀了,让乔儿端了饭菜,少央真真是有备而来。

    “月邀姑娘和公主认识吗?”让乔儿将饭菜摆好,少央直接开口了。

    本来还很冷静的月邀一下就不淡定了,“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真的认识?本不过是试探,这下还真的猜对了?

    “你别管我如何知道,我还知道你自小就在宫里长大。”少央又猜对了,其实她今日就在想,桓晨说的在宫里认识,若不是公主的话,就只能是……

    又不敢乱猜,这时候偏又什么都想知道。

    “我,林桓晨都和你说了?”放下筷子,月邀不太想吃饭了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的身份自是和你比不了。”皱起眉,“可我,我和他不会有机会的。”

    又是这一句?这话怎就听不顺耳了,这样倒像是两个人想要在一起,却被什么绊着,若中间多了什么就马上在一起似的。

    “可你想和他在一起是吗?”少央盯着月央,语气有些急了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月邀承认了,“我确实想,我其实在宫里就喜欢他了。”

    “喜欢?”少央眼里划过一分失落,“我和桓晨莫不是真的半分机会都没有了?”

    “不会的,我方才不是说了,我们不会有机会的。”月邀笑了一下,倒有几分想要安慰少央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我做你的朋友好不好?”少央想到了什么,万分迫切地拉住了月邀的手。

    “你和我讲讲你在宫里的事情好不好?”马上脸上挂上了笑,少央既是安慰自己,也是在安慰月邀。

    “我的事?我只是一个奴才,哪有资格和夫人做朋友?”月邀有几分自卑。

    “无碍的,今日你就是我的朋友了。”说完,还从腰间抽出了一个香包,“这是我这几天做好的香包,送给你了,你吃饭,边吃边和我说。”

    月邀顺从人习惯了,就真的和少央讲起了宫里的事,讲的时候,少央还不时表达了看法。

    “怪不得了,我和桓晨也是小的时候就认识了,可平日见面也还看在父母的面子上各自守礼着。”

    少央笑着说,嘴角还挂着苦笑。

    还有就是,她以为自己比不上的人是公主,今日也才得知,是一个下人,倒也不是说作贱,不过就是多少,心里有些不甚欢喜了。

    两个人聊了很多,月邀不知少央的心思,自也不懂为何少央知道了林桓晨喜欢自己,却也未曾生气。

    实际上,这么多年,她和林桓晨整日相处都是冷漠着,虽说素来温柔体贴,可到底不是爱情。

    林桓晨不喜欢她,少央自己也清楚,可她喜欢林桓晨啊,怎么说,都不能被承认半分吗?

    今日见了他喜欢的人,确实一开始承受不住,可也想通了,若这辈子不能得到林桓晨的喜欢,不如让他和喜欢的人在一起。